松猫

专注一八。

银栾别墅 第三棒 一八 (保安队长老张)

肉文联文,第三棒是我,写一个保安队长老张和老八。

第一棒众神太太:http://angelfield.lofter.com/post/3f9ba3_106f34c9

第二棒三三太太:http://niangkousansan279.lofter.com/post/1e4170e4_10707f93

别管逻辑了,我就这样写了。

敬请期待下一棒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齐老板什么都好,就有一点不好,他自控力不怎么地。这一点我们可以理解,毕竟都吃过了肉,没人喜欢回归吃草的日子。

再加上齐铁嘴这么个唇红齿白,禁欲多金的形象,他更是忍不住了。

二月红消失得无影无踪,不过他也不怪他。他还得感谢二月红,这妙人给他开了回苞,让他尝得了快活滋味。小张呢?这小狼狗好虽好,可毕竟是个学生,三天两头地回学校,每趟回来做得爽利,可中间这没人抚慰的滋味儿可不是人尝的。

齐老板只好再次带上他心爱的眼镜儿,找个新搭伴儿。

张启山原来可是个干刑警的,如今因为调查一件警察被杀的案子让组织给明升暗调了。他寻思着这份工再干下去也是真没意思,索性交枪不干。

人要糊口,张启山凭借他出挑的履历,顺利当上了高档别墅区银栾别墅的保安队长。这人一旦富了,事情就多。张启山这不,正挨家挨户地拜访,介绍自己的身份,顺便留个电话号码。其实这些个信息门口的宣传板上都有,但富人么,就是麻烦。

这齐老板啊,正苦苦思觅一个搭伴儿呢,谁想就送上了门来。他望着电子猫眼上的男人,剑眉星目,样子是他喜欢的。居然把稀松平常的保安制服也穿得有模有样。

齐老板嘴角一勾,够劲。

来人叫张启山,齐老板放他进门,用眼睛验了货,那好像把张启山衣服一件一件慢条斯理地剥光的眼神,倒真没让张启山兴奋。他用平板的声音介绍自己,“……张启山……我的电话号码是……”,齐铁嘴的耳朵自动过滤无用信息,直到说到这电话号码,他来了精神,“张队长,等一下,我在手机里存一下。”

张启山停下了,耐心等待齐铁嘴进内室拿来手机。齐铁嘴是个宽肩细腰腿长的主儿,走路也是挺拔好看,应当是张启山眼花了吧。他分明感觉齐铁嘴有意扭着屁股,步步生姿。

应当是他眼花了,但这小老板的屁股真是翘而不厚,恰到好处,手感应当腻人。

齐铁嘴拿来了手机,抱歉地笑了笑,露出一颗虎牙。

“久等了,您说吧。”

张启山倒不介意,报道:“15099XXXXXX。”

他看着齐铁嘴葱白的手指飞快地在屏幕上打下这一串数字,眼神都有些暗了。他接着说道:“齐先生,您要是有什么困难,随时可以打电话给我。”

齐铁嘴的眼睛在镜片后闪了闪,笑容不减。他虽然戴眼镜,但这不妨碍他观察力敏锐。刚刚张启山眼中一闪而过的暗色,呵呵,还能说他不动心?

“随时都可以?”

他问道,明明很简单的一句话,却让他好听的嗓音,上翘的尾音变得令人浮想联翩。齐铁嘴露出一副纯良的模样,似乎很担忧自己的要求会打搅到张队长。

“是的,随时都可以,只要您有什么困难,银栾保安队随时为您服务。”

张启山坐怀不乱,心里却想道,大家都是千年的狐狸,还谈什么聊斋。这小老板一系列的举动,都像是看上了他,刚刚媚成一只狐狸,现在转身又来装白兔。若他要不是为这小老板工作,他还真想三下两下把这小老板吃了。

但凡事要讲原则,张启山既然工作,就不能打破这里的规矩。再加上他又不是鸭子,他可不想原来的同事扫黄扫到他这里,那场面得多尴尬。

张启山正色道:“您要是没什么问题,那我先走了。”

齐铁嘴看张启山正经严肃的模样,笑得更灿烂了。这保安有点意思,不知道被撩起来是什么样子。但保安么,想必制服底下有料极了。他倒还没有试过这种极富男人味的。

“好的,张队长想必很忙,我就不多耽误你的时间了。”

齐铁嘴送走了张启山,立刻叫解九帮他查查这张启山的背景。他看人一向很准,张启山并不像个草包保安的样子,那锐利的眼神,把他瞧得一愣一愣的,他既然要搞张启山,就得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人。

解九办事从来靠谱,不一会儿,报告就给他发了过来。齐老板细细浏览完,觉得自己有意外收获。当过警察的男人,一定对如何管教不听话的人很有经验。齐铁嘴心跳地飞快,刺激,刺激。

上网订了几个小玩具。他在别的地方从没多转什么脑子,在这种风月事情上脑子转的飞快。

不是说“业主有难,随时帮忙”吗?那齐爷我就“有难”一回,看还不能把你个假正经的保安钓到手。

张启山作为保安的工作其实很简单,比起他过去干的工作,这简直是小儿科。

这是他上任第三天的大中午。

炎炎夏日的正午 ,谁都有几丝昏昏睡欲。就在他盯监控盯到要昏过去的时候,手机响了。是个陌生号码。他本以为是什么广告推销,可看到来电归属地是本城时,他还是接起来了。

“张队长……我是齐铁嘴……啊!”

齐老板调到三档,突如其来的刺激让他忍不住叫出了口。

张启山打了一个激灵。

“我……我现在……遇到一点麻烦……您……”

张启山不自觉地微笑起来,“您请不要惊慌,我这就过去。”

齐铁嘴后面爽着,脑袋里却想,这保安,真是假正经,我话还没说完,他就要来了。猴急,猴急。

“不用了……我其实……就在物业中心一楼……电梯门口。”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26449148781783

评论(37)

热度(3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