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猫

专注一八。

不可执行任务 (米英,kingsman AU)

“PUT YOU FUCKED GLASSES OFF.”
金发男人摘掉了亚瑟看起来沉重的粗黑框眼镜。
“不要让他挡住了你可爱的脸。”
“操你,那是我的选择。”
亚瑟忍无可忍地将它夺了回来。并且恼怒的等着对方。
他虽然将“互相忍受并且尊敬彼此。”,这句话当做他的三尺神明,但是,神明随时都会失灵,自从推荐了这个粘在脚底的泡泡糖作为兰斯洛特的候选人,他从未享受过一刻清闲。
“那是我的活儿。不过我喜欢你的热情,还有令人欲罢不能的主动。”
男人轻佻的话语勾起了他的黑暗回忆。
他无数次的扪心自问,他妈的,自己一时的头脑发热干出的事怎么就如此不堪回首?
“想都别想。”
亚瑟站了起来,整了整颈间的温莎结,向前轻伸左腿,展开由于坐下而在裤腿形成的浅皱。
他轻巧的拨开漆木伞柄上的簧片,线条优美的漆黑油布伞便在头顶上伸展开来。
他到底是着了什么魔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好,我是阿尔弗雷德·F·琼斯。我现在在监狱里,希望你们能把我保释出来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Excuse me ,wrong number.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Well,牛津好过布洛克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感谢您的支持,您的投诉已收到,请您静候佳音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然后,接线的洛里斯拨打了一个内线电话。
         “Athur,you 've got a mission.”
         “Then please,send me some information if you may.”
          每个英国人都说着一门不同的语言,但他们彼此都能听懂。
          亚瑟正在“kingsman”的缝纫铺中细品着按照精细比例调配的马天尼。这代表着,他有非常多的空闲时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Gentleman's choice.
           于是,他抬头看着被深绿色墙纸覆盖着的门面上精准的挂钟。
          按格林威治时间计算,下午四点整,Time to go.
         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逮捕了这一街区的最令人烦恼的刺头之一,马丁警长正坐在办公室中喜滋滋地为案件报告添上结尾。
他的专用电话响了。
“喂,您好,我是马丁警长……”
“您好,据我所知,你是马丁·克莱顿,今年43岁,有三个女儿,离过一次婚,现在正坐在办公室的桌子上,为逮捕阿尔弗雷德·F·琼斯的案件报告写上结尾,对吗?”
警长拿着电话的手抖得厉害,几乎拿不住那几经磨损的话筒。
“太阳照耀着的绿草更加惹人怜爱,相信我不必多说。”
“那…那么,您有什么指示?”
“立即释放阿尔弗雷德·F·琼斯。相信你可以理解,否则你那可爱的真皮座椅只能移驾到朴特茅斯的警局里了。”
“是的,我绝对可以理解!”
“那么,这通电话?”
“我从未跟任何人在此时此刻通话。”
“感谢你的支持。”
阿尔弗雷德的屁股还没有把刑讯室的凳子捂热,他就被莫名其妙的释放了。
不管如何,这还是可喜可贺的。
他走出警局的玻璃自动门,立即向靠在一边的水泥墙上的美人儿搭讪。
这位美人儿穿着吸烟衫三件套,有条不紊的撑着一把长柄伞。只有脸上的粗黑框眼镜十分煞风景。
古朴的美人儿。
“你是谁?一般来说,这片街区不会出现如此的美人儿。”
他朝美人儿露出了他招牌式的阳光笑容,含着几分志在必得。
“我是把你保释出来的人,同时,收起你的那一套。”
亚瑟的任务已经完成,他无需多言。
牛津鞋的鞋尖有规律的击打着地面,击打到第五下时,一辆劳斯莱斯的银色幽灵停在了面前。
“美人儿,我相信,我们还会见面的。”
阿尔弗雷德的笑容从未减退,反而像是凝固了一般。
“你我都清楚,这是不可能的。”
亚瑟摇上了贴着防窥膜的车窗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兰特洛斯在执行任务时被人劈成了两半。
每一位kingsman都要推荐一名继承人。
亚瑟从未如此烦恼,曾经并肩作伴的伙伴就此消失无踪,天各一方。
他过于年轻,无法做到切斯特的那副处变不惊。
kingsman总是风度翩翩,谦和有礼,简直是完美男人的化身,可他们也有正常人的七情六欲。
亚瑟做出了最不明智的选择,借酒浇愁。
“黑王子……哦……隔……”
当他打着酒嗝,瘫倒在吧台时,阿尔弗雷德推开了always open 的玻璃门,门上的风铃响成一片。
“嘿,美人儿,我们果然又见面了。”
他拉开圆凳,坐在亚瑟旁,昏暗的灯光模糊了他不怀好意的眼神。
“是你啊,我认识你吗?”
醉酒后的亚瑟看起来软软糯糯,完全没有白天时的精明强干。
额发凌乱的搭在前额,那副眼镜不知到了哪里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散乱的衣服,不绝的水声……
“呃……啊……”
阿尔弗雷德扶着狂吐不止的亚瑟,时刻提防着他一失神就吐在自己的身上。
“Fuck……至少我知道你的名字和住址了。”
阿尔弗雷德安慰着自己,同时亚瑟似乎是故意的,挂了他一身的零七八碎的呕吐物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亚瑟将一个素未谋面的庶民推荐为兰斯洛特的候选人,而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庶民竟然优秀的通过了一切测试,除了最后一项:朝他养育已久的金毛犬开枪。
“抱歉,亚瑟,我是犬系。”
阿尔弗雷德抱歉的朝着kingsman的总部——那栋气派的别墅摇摇头,开走了kingsman的龙头切斯特的劳斯莱斯,还带着他的那条狗。
亚瑟隔着纱帘,心里腹诽阿尔弗雷德,那把左轮明明是空弹腔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亚瑟站在距离阿尔家只有仅仅一个街区的公寓阳台上,操纵着电子遥控器,试图将那辆劳斯莱斯开回门前。可是车上不知什么时候装了反侦查系统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再见阿尔弗雷德是在一次至关重要的任务中,亚瑟才知道,阿尔弗雷德原来是他们的头号通缉犯。亚瑟必须在他组织的规模庞大非法教会做一名忠实听众,一名忠实的卧底。
察觉事情不对时他想要匆匆离开,却被一名眼神中闪着狂热光芒的老太太挡在了门口。

他只得编出一系列八竿子打不着的谎,毫不在乎的张口:“我是一个想要和非法黑医院里的黑人发展婚外情的男妓,可以让我走了吗?”

话音未落,老太太就像避起虎狼般地逃走。

但是,那个让他心心念念,却不能接近的人走了过来。

“多少钱一晚?”阿尔弗雷德笑着问,“这样的好货我可不能放过。”
亚瑟抓起伞尖,利用伞柄勾起的部分朝阿尔弗雷德扫去一个装满威士忌的玻璃酒杯,本想正中阿尔的脑门,可惜他稳稳的接住了杯子。
“62年的琴酒,浪费一滴都是犯罪。”
阿尔弗雷德左右摇晃着杯子,杯中的冰块叮叮当当。
“操你,阿尔弗雷德。”
亚瑟的绅士修养每次碰上阿尔弗雷德时,就剩得一点都没有,反而他的那副几年前称霸西区的混混样子倒是显露无疑。



评论(15)

热度(55)

  1. 撒暮松猫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