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猫

专注一八。

【盾冬盾】Shameless Chapter Five

配对:Steve·Rogers James·Barnes
分级:NC-17
背景:现代AU
Notice:
Well,长篇,大概在20-30章(Less or more),无耻之徒设定,邻居,竹马竹马,没看过电视剧的小伙伴也不用担心啦,专心看我的文就好!警察Steve×酒保Bucky。但是,和Brooklyn那个AU有很大差别!!!而且!!!没有回忆杀!!!虐点都没有!!!没有!!!文章整体比较轻松,节奏不快,适合用来打发时间。配对暂定盾冬盾无差,后面具体看肉谁上谁下吧:-D 如果能接受的话,还请向下翻阅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我是帅气的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史蒂夫躺在床上,每当他翻身时,年久失修的木板总会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。
月光透过正对着他的那扇窗户,洒在地板上,将他随手扔在地上的外套投出几个拉长了的影子。
他看着那堆衣服,几秒钟之后,也没有去把它拾起,叠好放在一旁的椅子上。
没有打扫的心情。
楼下传来一声巨响,他怀疑那是多恩抓来的全新实验对象。
也许明天早晨他就能在微波炉里见到一只烤焦了的山雀。
悉悉索索的声音从身后再次传来,他不禁懊恼,这群鸟儿难道没有在晚上休息的习惯吗?
“当当”
他确信鸟儿不会在半夜敲打他的窗子。
“史蒂夫,史蒂夫?”
那是压低了的巴基的声音。
为了配合情境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也要压低声音,但他还是这么做了:“巴基,你为什么会半夜出现在我的房间里?”
“我其实还没有进去,”巴基在窗外摇摇手,“快放我进去!”
史蒂夫看着巴基。
巴基决定史蒂夫可能会这么盯着他,一晚上。
于是他故意晃了晃,差点掉了下去。
果然史蒂夫一跃而起,几乎是在几秒钟之内,完成了“打开窗户-----揪住巴基的领子-----把他像是拎小猫似的拎进房间”这一系列高难度动作。
10分满分,无论是从速度,还是动作的优美度。
“我就知道,你不会让我掉下去。”巴基轻松地说。
跟史蒂夫使坏的时候,他总是敢用自己的人身安全来打赌。
“下次不会了。”史蒂夫有点生气,“这可是二楼!”
“Well,”巴基丝毫不以为然,“就算你的房间在金门大桥,我也要爬上去。”
“况且,我连铁丝网都翻了,不上来真是对不起我自己。”
要知道,两家之间的铁丝网大概有两米多。
史蒂夫被气笑了,口头上的胜利总是属于巴基。
“跟你说认真的呢。”巴基似乎有些不满史蒂夫的笑。
“我会考虑看看。”史蒂夫郑重的点点头,“只要你包揽所有装修费用。”
“那还是算了。”巴基失望地低头,“还有,史蒂夫,你别露出一脸‘我就知道’的样子。”
史蒂夫闻言,实在是忍不住了,他小声的笑了起来。
“算了,今天晚上真是太堵了,让我睡你这儿。”巴基摇摇头,一下靠在房间的墙壁上,悄悄打量着史蒂夫。
虽然是借着半明不暗的月光,但他能看到,史蒂夫有些脸红。
拜托,恋爱第二天,这种进展很正常。
巴基真是爱死了他的纯情,又恨死了他的纯情。
“怎么了?”史蒂夫像是想到了什么,“你又欠谁的钱了?人家又堵在了你的门口。”
“道奇那老不死的又回来了。”巴基扶住头。
“还带了个小女朋友?”史蒂夫高兴地问。
他原先以为隔壁激烈的撞击声是巴基和某个婊子发出来的。
史蒂夫现在有心情了。
“对啊,大白天的就在家里四处乱搞。”巴基无聊地扯起地上的毛毯,“你高兴个什么劲儿?”
实在是不能理解,史蒂夫这时那副兴高采烈的样子。
像是中了什么大奖似的。
“没什么。”
史蒂夫原先都想象出了巴基跟他一刀两断的情景。
然后做回尴尬的朋友。
啊哈,虚惊一场。
“等等,”巴基想到了一个非常合理的理由,“你不会以为,那个大白天就快把墙撞裂的人是我?”
看着巴基玩味的眼神,史蒂夫抓起一个装满麦麸的枕头。
坚硬到足以弄断一个人的脊骨。
“别,至少扔个软的。”巴基根据史蒂夫的动作,完全确定他的猜测。
“要么睡地板,要么抱着这个枕头,跟我一起,你选哪个?”
话音刚落,史蒂夫眯起眼,等待着巴基的选择。
“当然是后者。”巴基几乎没有思考。
“算你识相。”
史蒂夫又找出了一床毛毯,扔回床上,初秋这种时候总是容易感冒。

 “为什么又拿一条?”巴基发现看着史蒂夫的脸迅速变红是非常有意思的一项消遣活动。 

但是只有他能玩儿。 

“我...我要盖两条。”史蒂夫点点头,觉得自己也应该主动一些。

 “好吧,史蒂夫。” 真是个好理由。 两个人躺平在木板床上,史蒂夫不敢轻举妄动,或者说是再找合适的时机。 

而巴基正在倒数,如果在倒数的这五秒内史蒂夫没有任何举动,那他就先行一步。 

“嗯...巴基....我们好像从七年级之后就没有合宿过了。” 

史蒂夫开起了一艘破冰船。

 巴基后悔自己问什么要倒数,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,居然让史蒂夫抢了先机。 

“是啊。”巴基还在思考怎样占史蒂夫便宜。 

史蒂夫一下坐了起来,木板床发出一声“吱呀”大叫。

 “为什么?!”他说到这里突然有了一些怒气,因为巴基从七年级开始就打死都不跟他合宿。

 “因为.....” 巴基实在不好意思直说。 

每当他和史蒂夫合宿时,他总是会半夜爬起来偷偷照下史蒂夫的睡颜。 

然后设置成手机壁纸。

 一年都不换。

 “因为什么?”史蒂夫看巴基含含糊糊的样子,就知道他一定有什么事儿瞒着自己。

 算了,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。

 “因为我会把持不住。” 巴基选手发出了一个直球。

 哇哦,正中史蒂夫选手的红心。

 “哦...原来是这样...” 史蒂夫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。

每次遇到这样的话题,他就只能做好一个处男的本分,安安静静闭上嘴。 

是的,如你所见,我们的美国甜心,还是一个处男。

 对于sex还处在朦朦胧胧的阶段。 

说白了,就是大概知道一点,具体是怎么来的完全没有头绪。 

他的脑中闪过无数个老爹讲过的黄色笑话。

 真可惜,竟然没有一个能派上用场。 

那他应该怎么办? 

他那天路过书店时,就应该买下那本:《猴子也一看就懂的sex启蒙书》 

至少还有些谈资。 

但是我们的巴基选手完全知道现在该干些什么。

 他再次夺走了手无缚鸡之力的史蒂夫的吻。 

虽然巴基对于接吻这件事干过的还不多,主要因为他对于玩一玩的对象没什么耐心。 

但是他基本的技术也非常纯熟。 

尤其是舌吻。 

首先,要接触到对方,用灵活的舌尖去挑逗,舌头可以进入对方口腔后,自由发挥。 

巴基很好的遵守了指南,在轻吻过后用舌尖触碰着史蒂夫的下唇,直到他放松牙关。

 他知道史蒂夫的上颚非常敏感,所以加大了翻动的力度。 

嗯...看来史蒂夫睡前一定含过大剂量的薄荷漱口水。 

巴基虽然很不满史蒂夫的坚守的各项一看就是你老妈会让你干的事,但是,这一点他很满意。 

史蒂夫从巴基的动作中大概明白了那么几招儿。 

那就来试试看。 

毕竟,学习总是不会错。 

巴基兴奋地感受到史蒂夫开始配合他的步伐了。

 也不错,毕竟这种事就是要两个人一起享受。

 嘿!他为什么在顶着我的牙床!

 嗯...他是怎样才能知道那里很敏感... 

那你又是怎样知道他的上颚很敏感? 

很明显,巴基现在无暇去思考这种破事儿。

史蒂夫用手托着巴基的脖颈,将他压在了又发出“吱呀” 一声大叫的木板床上。 

史蒂夫的学习能力非常惊人,甚至还能举一反三。 

他终于停止了向巴基展示自己从他那儿学习的成果。

 “怎样?”史蒂夫一手撑着床头,问道。

 “服了你了。”巴基翻翻白眼,把他按回床里,“睡觉。” 

史蒂夫笑了笑,翻身回了床的另一侧。

 巴基依旧愤愤不平,他绝对要把自己学到的所有技巧都展示给史蒂夫。 

仲夏夜惊魂! 

史蒂夫那欠揍的笑容还是收不起来。 

他当然清楚巴基在想什么。 

他总是争强好胜。 

既然他要展示他的毕生绝学,那史蒂夫肯定赚翻了。 

因为他的学习能力大家有目共睹,并且,非常有天赋。 

巴基的生物钟就调在了清晨。 

因为只有这个时间点儿他才能“偶遇”晨跑的史蒂夫。 

据说,二十几天就能养成一个习惯,那么,偶遇了史蒂夫大概四五年的巴基自然雷打不动。

 Well,史蒂夫肯定不在他身边乖乖躺着。 

他应该在楼下,一边煮着粥,一边等着邮递员。

于是巴基缓慢的坐了起来,轻轻地用拇指擦过自己的嘴唇。 昨天晚上的那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? 

他不常怀疑人生,只有过两次,而且都跟史蒂夫有关,第一次是他发现自己对湿身的史蒂夫能硬的起来,第二次就是现在。 

自己被一个标准的处男舌吻,还压倒了。

 操。 

这一个字代表了千言万语。 

算了,是要是那个人就好,他不太介意谁上谁下。

 不过还是要争取的。 毕竟他逃过了二十几年来的所有开苞风险,这一次,他也要拼一把。 

就算是史蒂夫,也不行。

 就像有一天,你老爸走过来,对你说,儿子,我要操你,你会轻易接受吗? 

不言而喻。 

史蒂夫比他老爸,也就是道奇还重要。 

想到这里,巴基才心满意足的去吃早饭。

 他以正常的步伐走下楼梯,却不知道为什么那几个小鬼,尤其是多恩都一脸淫笑的看着他。

 “怎么了?”他特别不解。

 “你不是应该扶着腰走下来吗?”这回换成多恩不解。

 虽然史蒂夫比较像老妈,但他绝对不能是被压的那个。 

尤其是被巴基这个变态恋童癖。 

史蒂夫用食指指节敲敲桌子,说:“小鬼就快去上学。” 

多恩正想顶史蒂夫一句,突然门铃响了。 

突然,鸦雀无声。 

史蒂夫压低声音怒吼:“说!是谁又去借高利贷?!” 

毕竟在Rogers家里,只有收债的才会按门铃。 

几个孩子都一脸惨白,鸡啄米似的不停摇着头。 

老哥的雷霆之怒可不是正常人能受得了的。

 “算了,我去开。”史蒂夫做好了准备。

 “我看着孩子们。”巴基及时地说。

史蒂夫点点头。

他深吸一口气,大力地打开了门。

 “搞毛啊,史蒂夫,有你的包裹。”邮差被撞了个踉跄,叉着腰吼。

 “抱歉,凯尔,我还以为是收债的。”

史蒂夫松了口气,看来孩子们还是能管住的,至少不像他和巴基。 

“好了,我要去送下一家了,站在你们家门前太沾晦气了。”邮差摆摆手,跨上他那辆快没气了的小自行车,飞一般地走了。 

史蒂夫耸耸肩,这样的评价他听得可不在少数。

 他转身回屋,顺手把门带上。 

嗯...发件人...南希! 

嘿!她终于肯给家里报个信了! 

史蒂夫包着快递盒进了厨房,孩子们都被巴基赶去上课了。 

而小赶手正坐在厨房里大吃特吃他的肉桂卷。 

他并不介意,拉开凳子坐了下来,打算好好看看南希寄来的包裹。 

巴基费力地咽下一大口肉桂卷。 

“谁寄来的?” “南希。”史蒂夫答道。 

“哦!真不错!”巴基对南希感恩戴德,她要是不为了梦想离家出走,那么他和他哥应该就不会有那么...快速的进展。

 “好了,我要看看她寄来了什么。”史蒂夫从刀架里抄出一把水果刀,飞快的拆开了包裹。 

巴基看着史蒂夫拆完后使了一个熟练的刀花,觉得胯下一凉。 

史蒂夫看到包裹里有一张南希抱着长颈鹿笑得灿烂的明信片,和一封不短的信,还有一个黑色天鹅绒的小盒子。 

小盒子上面贴着一张便利贴,上书:看过信后再打开。 

史蒂夫很好奇,轻柔的打开盒子,里面赫然躺着一副对戒。 

两只对戒,都是男式的。 

于是他立刻以一目十行的速度读起了那封信。 

巴基看见史蒂夫这么长时间没有动静,也凑了过来,话还没出口,就看到史蒂夫迅速地扔下了一张写满了字的纸,手里拿着两只对戒站了起来。

 “你想干什么?”巴基警惕地问。 

准没好事儿。

史蒂夫突然单膝跪了下来。 

他眼神无比澄澈的看着巴基,温柔地开口: “你愿意嫁给我吗,詹姆斯·布坎南·巴恩斯先生?”

巴基的心情现在可以用一个字概括:

操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是的,大盾求婚了.......

让我们祝福这对新人!

诶-----

Bucky还没有答应.....

这不是问题!

下一章:老冰棍结婚咯!!

Call me 亲妈!!

评论(2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