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猫

专注一八。

【一八】大佬养成记 16(现代黑道AU,年下,少主佛×师爷嘴,正剧)

16

一八年下,现代黑道AU,佛爷黑二代,但年轻没经验,八爷比他大7岁,作为师爷手把手教他做大佬,没想到把自己赔进去了。

更多设定详见文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距离和二爷的关键会面还有一日多,齐铁嘴却要拉着张启山继续之后的计划了。齐八喜欢把一切安排停当,再一件一件地完成。张大少颇赞同这作风。他倒不是因为对齐八痴迷得紧了,才会喜欢这人在正事方面的手段。他在做一把手这件事上,从来只能对事不对人。

“你在北京的熟人还联系得上吗?”

齐铁嘴起身,端起茶壶,给张启山面前的盖碗里添了些水,还洒出去了一大半。而又坐下,把鼻子尖凑在点心盒边,眯眼仔细看才看出哪种是自己喜欢的,捡了一块放进嘴里。桌上的茶点盒子已经空了,就剩几粒渣滓。

“能,只要我多讲几句好话。”

张启山看着茶碗,端起来喝了几口,遂放下。可目光就不敢在齐铁嘴身上停留。

齐八是何等玲珑的人,他注意到每当说起这“熟人”时,张大少就有些尴尬。

“佛爷,你藏着掖着的,这熟人,恐怕不简单吧?”

齐八换了副玩闹的口气,说着笑着想套出张启山的话儿来。

他接着说:“哎呦,我想啊,您这还说好话呢,怎么说也得是位佳人,是不是?要不然怎劳您张大佛爷费心。”

张启山目光倒不闪烁了,他抬起头,仔仔细细地盯着齐铁嘴,心里想,这齐八莫非是算到了?还是有什么灵通的消息打听到了?他在北京的“熟人”的确是一位“佳人”,对那位感兴趣的可不少。

只可惜,他张大少对弱水三千,一点一滴都毫无兴致,万花丛中过,唯唯独独倾心一株没心没肺的狗尾巴草。

现在这狗尾巴草向他打听万花丛中的一大朵霸王花。张大少哑巴吃了个大黄连,有苦还说不出,更别提怎么解释许多他与霸王花的啼笑姻缘了。

“齐铁嘴,你什么时候也开始胡言乱语了?”

张启山话才出口,他立马就后悔了。他不该说得这么伤人。下一步的行动更让他后悔:一个旋身,右手顺理成章地就掐在齐铁嘴肉绵绵的两颊上。

对于齐铁嘴,他连讲几句重话都觉得自己过分,恨不得拴在裤腰上。这还动手动脚的,若不是为了伪装起来,他也不至于。他想,普天下男子对待初恋情人恐怕都该是这个态度。

不过掐都掐上了,就不能浪费机会。他觉得齐铁嘴气短,不能讲话,一开口就是破碎的音节这样的表情很招他。

弄得齐铁嘴连连讨饶,张启山才松开了。他掏出手帕,擦去手上的芝麻粒,并把沾有芝麻粒的那一面格外珍重地翻折起来,细致地收进口袋。

齐铁嘴任由红痕留在脸上,只是为了不牵动伤处,他笑得不开,微微勾了勾嘴角。他觉得,提到风月的事,总该笑一笑。即便他眼中露出他自己也未曾察觉的冷色。

“那看来是让我说中了。”

并非疑问句,而是陈述句。

张启山看到齐铁嘴脸上不自然的笑,眼中浅浅的冷峻,心里电流转过,忽而有些惊喜。他忍不住又进一步,看看齐八有何波澜。

“我想你一定知道新月饭店。”

张大少摆上扑克脸,心里却打着小鼓。

“噢,原来是芳名赫赫的尹新月小姐。”

齐铁嘴了然于胸,等着张启山下一步的解释。

“我还没出生时,父母给定了娃娃亲。我是完全不知道的。”

张启山强调最后一句话。

他甚至又看着齐铁嘴,重复了一遍:“我是不知道的。”

齐八本来要不介意地摆摆手,说道:“哎,佛爷,那又与我何干呢。”

他就要说了,一张口,却冒出来一个:“那就好。”

那就好?齐八愣了。

那就好。张大少倒是笑了。

张大少心里的甘美若化作电能,能给整座长沙城上上下下大大小小每一处供一整天的电。

“我说,那就好,因为这就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大事了。”

齐铁嘴干咳一声,眼珠一转就补上一个借口。张大少是什么人?立刻识破。

“得去北京,还就要住在新月饭店。九门的清明节总该办庆了,就让新月饭店做主办吧。干脆都请来。”

张大少语毕,询问似的地看着齐铁嘴。

“佛爷,您睿智。我们请是一定要请,可来他们就不一定会来。现在风声紧,能来的,只会有二爷,五爷还有九爷。”

齐八笑着夸了一句张大少,随即分析。

“我们还要以张老爷的名义请。毕竟现在明面上他还是九门的老大。”

齐铁嘴接着说。

“待到中秋节,可就是以我的名义请了。”

张启山轻描淡写,眼中闪着寒意,实际野心勃勃。

“那是自然。”

齐八爷微微一笑,说的笃定,仿佛就是即将发生的事情。

张启山首次觉得他笑得有些危险,是那种令他痴迷的危险。他们在黑道上成长的人,总不习惯安全,若说一个老实的奇门八算和一个举得起笔杆,更拿得起了枪杆的齐铁嘴,张大少更偏爱哪一个,他会说是后者。

张启山越看越觉得,这眼镜,老八就得带上,不然他不敢单独放老八出去。

“五分钟之后我的手下来接我们,去配眼镜。”

张大少通知齐铁嘴。

“哎?”

齐铁嘴猛然抬头看着张启山,他觉得他纵然神算,也算不清张大少的心思。这都哪儿跟哪儿?

“日山有事吗?”

齐铁嘴一听不是张日山来接他们,有些好奇。通常都是他来的,难不成病了?

“他有事。”

张启山冷声道。他倒没看出来,齐铁嘴对张日山倒是怪上心的。

他们一起去城中一家老字号的眼镜店,齐铁嘴以前经常来这里配,有他的病历,可算是非常方便。

柜台的小姐一看是齐先生来了,还带了一位面生的英俊青年,立即笑语盈盈地迎了上来。她倒从未发现齐先生不戴眼镜是这样有风度,因为他总是戴着旧眼镜就立刻换上新眼镜。

张启山眉头一皱,灵巧地挽起齐铁嘴的手臂,凑在他耳边说:“你看不清,我扶着你。”

齐铁嘴被耳边的热度烫到,颤了一颤。他确实像个瞎子,连有多少级台阶都看不清。

“齐先生,老款式?”

这位小姐还是很热情。

“那样的给他配十副。把这个拿出来看看。”

张启山替目不能视的齐铁嘴回答,他点了点柜台里一款银色的细边眼镜。齐铁嘴在一旁抱歉地微笑着。这张大少也太冷酷了。

热情的柜台小姐瘪了瘪嘴,告诉配镜师张启山的要求,又拉开柜台,拿出眼镜。

张启山点头致谢,轻柔地把交叠在一起的眼镜腿分开,缓缓地给齐铁嘴戴上,生怕伤着他。

虽然还是看不清楚,但齐铁嘴能分辨一个大致的轮廓了。

张启山一心一意地看着他,笑着摇摇头,又给他取下来。

他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几秒,是张日山的短信。张大少置之不理,专心陪着齐铁嘴。

“我就适合那个玳瑁的嘛。”

齐铁嘴对着看起来像张启山的轮廓说。

正好工作人员请齐先生去试戴配好了的眼镜,留下张启山和那位小姐。

“把这个照着他的度数配一副,给我包起来。”

他点了点那款银框的细边眼镜。

张启山看着柜台小姐通知另一位配镜师,心里想,哪里是不合适?就是因为太合适,我才不会让你戴。

他得空将手机掏出,张日山发来:“事成,三枪都打在您要的位置上。”

张启山笑了笑,把手机装回口袋里。

兔比扛铁牛(TBC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终于更新啦!怎么样,我还是很守信的吧!

人家都买珠宝,我们张大少只买最需要的,眼镜。这章让他们小小地甜蜜一下,过渡过渡。等我后面得空,做个目录。今天因为早早写完了,我想那干脆就放上来。所以,今天双更!

夸我!(表脸)

评论(22)

热度(7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