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猫

专注一八。

【一八】大佬养成记 23 (现代黑道AU,年下,少主佛×师爷嘴,正剧)

23

一八年下,现代黑道AU,佛爷黑二代,但年轻没经验,八爷比他大7岁,作为师爷手把手教他做大佬,没想到把自己赔进去了。

更多设定详见文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辛苦你了。”

张启山下了车款款向陆建勋走来,头一句话竟如此贴心。张日山跟在他身后,也露出个赞许的笑容。他们身后是坐了五爷,八爷和九爷的车,威压着陆建勋。

又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驶来,黑色漆面光可鉴人,竟从里面走出了二爷和丫头。他们并不急着进场,而是在不远处站着,二爷为丫头整理着领口的褶皱,亲密地低头跟丫头说话,陆建勋却觉得冷汗直流。

“二爷来的正是时候啊!”

齐铁嘴拍了拍手。

陆建勋没什么谋生的本领,唯独会识时务。他谦虚地笑了笑,闪开了身,“都是该做的。”

一低头之间,他的眼里闪过种种不堪的愤恨。他总有一天要把张启山踩在脚下。

张启山异常不屑,理所应当地接过了陆建勋的站位,摆出悲痛的眼神。

陆建勋飞快地向内院走去,“宰!现在就宰!流几滴血,别让这畜牲死得痛快!”

手下的伙计接到他的电话,将刀磨得锃亮。八只小黄狗在角落里呜咽。

他们派解九在前面应付着,齐八和狗五去后面找狗。还有张日山,他们害怕有什么需要武力的地方。

“依我看,这藏狗的地方不会太远。陆建勋一定要把新鲜的拿给我们看。”

张启山先前是这样同他们分析。

齐铁嘴在心里嘀咕,这狗又不是什么空运大龙虾,还要新鲜,只消看到死了的黄子,就够狗五昏过去好一段时间了。何必呢?

他也许是从小和狗五呆在一块儿,对人冷淡残忍,对小动物都是喜欢极了,不会往血淋淋的方向上去思考。

没想到张启山却是想的周到的,他想陆建勋既然要给他们一个大礼,肯定是越不舒服越好。死狗,不足惧,然而它身上的鲜血却能提醒主人它生前是如何活泼的。也许比起齐八来,他确实更适合做佛爷的。

他们从后院的草坪上走过,处处栽着白色的玫瑰。他们只顾默默地走,日山殿后。

“今天早上下雨了吗?”

齐铁嘴听孩子在最后这么问。

“没啊,怎么。”

“那这片土怎么这么湿啊。”

张日山随口一说,也当是调节调节气氛了。

齐八走过去用手指刮了一捧,闻了闻,觉得是个自己很熟悉的味道,却说不出。

他给狗五闻闻。

“烦着呢,赶紧找啊,怎么玩这一出。”

“你闻闻吧,兴许有什么线索。”

狗五一闻,双眼直发亮,低声喝道:

“这他//妈是狗血的味儿啊!”

被他这么一说,齐铁嘴也开始猛点头了,没错儿,就是这个,他有时候做法会用。

“还真让他给说对了……”

齐铁嘴喃喃道。这小崽子,现在很得用了。

“你知道宅里有什么库房没有?”

齐铁嘴问张日山。

“库房没有,地下室倒是有好几个。”

这地下室原来是个私牢,黑灯瞎火,一股子铁锈味儿。

三人都没有说话,只有狗五静静地听着,他听到远处有狗叫,似乎是一群不同的狗,光他听出的叫声就有七种,只是没有黄子的声音。常说好狗不叫么,黄子确实是条好狗,可狗五现在倒不希望它是条那样好的狗了。

他闭起眼,用心去接近狗叫的源头,齐铁嘴也跟着他走,可他那皮鞋在地上总是踏出很大的声音。他不似张日山,专门学过走路的法子。

一时情急,他瞪了眼张日山,小孩儿挺聪明,登时把他打横抱了起来,全靠齐铁嘴自己搂着张日山,张日山那手叫一个规范,根本不敢动他嫂子。

他们就这样诡异地前进。其间齐铁嘴忙里偷闲,自己用衣服别针做了个万能钥匙。这种活儿他一只手就完成。

狗叫声越来越大,大到连齐八和张日山都能听见了。狗五不走了,于是张日山也就把齐铁嘴放下。齐铁嘴凝重地扫视了二人,张日山和狗五点了点头。

他俯身去开门,锁头清脆的撞击声在寂静的空气里格外引人注意。

咔嚓一声,锁开了。张日山一脚踹开铁门,宰狗的伙计拿起刀冲了来,齐八在门外接应,狗五一闪身将八只小狗全给推了出来。黄子看到它的主人,高兴地摆了摆尾巴。

陆建勋过于托大,居然没有再安排其他的人手。他们要走时,齐铁嘴顺手捞走了桌上的手机。

“我们也给陆建勋一出好戏。”

齐八微笑起来。

果不其然,他们走到半路时,陆建勋的电话就来了。

“事情办好了吗?”

陆建勋听起来阴沉极了。

“办好了,我……”

张日山故意装得唯唯诺诺。

“先别提什么奖赏的事,办的好少不了你的。把狗拿去给后堂的,叫他们和老虎一起送上来,就现在!”

齐铁嘴也听到了陆建勋在电话里的怒吼。他心里的计划愈发成熟。

张启山在前厅表现得落落大方,他招呼九门的人落座,跟他们一一周旋,滴水不漏。丝毫没有几个月前猛干蛮干的样子。陆建勋心中看了就来气,这些本都是他该做的,也是他擅长的,现在跟张启山比起来,他的优势像流沙般越来越少。

齐铁嘴和狗五终于进来落了座。陆建勋看到他们来的这么晚,心中还是不免担忧。

很快地,该他们摆出供品了。这些本该在客人来前就弄好,可陆建勋就是爱现。

今天长沙所有的势力几乎都全了,他陆建勋站起来清清嗓子,发话了:

“各位,今天是什么日子,我不必多说。为了干爹一路走好,我特地从东北搜罗来一只巨虎还有八只小虎,摆起来,望干爹在天之灵能看到。”

一辆盖着红绸的推车上来了,陆建勋眼神里抑制不住地兴奋,他可算是在葬礼上出尽了风头。

他看到张启山只是沉默地坐着。

他掀开红绸,一只大虎精神抖擞地立在正中央,周围却围了八只小黄狗!

陆建勋一颗心吓得粉碎,虎皮呢?

他看到坐在第一排的八门提督脸色都黑了起来,齐铁嘴却是头一个鼓掌。

“建勋少爷可真是有心了!”

他皮笑肉不笑地讽刺道。

黑背老六冷哼一声,拂袖而去。

张启山在这时望向齐铁嘴,齐铁嘴暗暗点了点头。

张启山便站起来,示意推车的人将车原样推回去。

“今日是建勋做得不周了,我这个当哥哥的向各位赔个不是。建勋,你先去后面看看豆腐饭如何了,这里,有我就够了。”

张启山原本笑着对客座说完这席话,最后一句,可是真真切切看着陆建勋的双眼,咬紧了牙说的。

齐铁嘴坐在下面,抿了口茶,用笑着的眉眼望向张启山。

兔比抗铁牛(TBC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本章背景音乐:我对你有一点点动心~





评论(4)

热度(45)